Change Region:中國

事工定位

ICEJ的核心信念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复兴锡安

今天,基督教锡安主义(Christian Zionism,或称为圣经锡安主义,即支持以色列复国)在认信教会中激起各种不同的反应,有时被认为是极端甚至是异端的神学定位。持此观点的人忘了,在教会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属灵领袖均支持以色列复国。初代教会的使徒团队(徒1:6)即很好的例证。初代教会的文献记载,在第1至第3世纪,复兴以色列国是信徒所持的重要观点。到了17世纪,清教徒(例如奥利佛•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以及1611年钦定版圣经,都坚信基督教锡安主义。世上最大的复兴,即由基督教锡安主义者所发起的以色列复国运动。虽然他们并没有自称为「基督教锡安主义者」,但是他们的信仰系统已标示他们就是今日的基督教锡安主义者。这些前辈包括卫斯理兄弟(Wesley brothers)──查尔斯和约翰丶瑞士丶摩拉维亚丶德国和瑞典等敬虔派领袖,都抱持「复兴以色列国的观点」。例如,摩拉维亚弟兄会(Moravians)即深刻地影响卫斯理弟兄。

除此之外,还有像布真司(Charles Haddon Spurgeon)丶利物浦的赖尔主教(Ryle)丶苏格兰国家教会的雅各·詹伟(Jacob Janeway)教授…等也持此立场。还有,当今最伟大的解经家之一 大卫鲍森(David Pawson)也是基督教锡安主义者。他的着作《解开圣经》(Unlocking the Bible),是当今世上最畅销的书籍之一。另外,叶光明(Derek Prince)引领全世界数十万人归主,也是一位倡议基督教锡安主义者。再者,布永康(Reinhard Bonnke)身为当今最伟大的布道家之一,在非洲带领5500万人信耶稣,也是一位基督教锡安主义者!这些都只是冰山的一角。不久前,我们接待南非神召会(Assemblies of God)主席,他们在耶稣基督里,牧养3000多个教会的数十万基督徒,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为他们看见并且了解神的手正施展在现代以色列复兴的工作,如同令人尊敬的美国四方教会(Four Square Church of God)领袖杰克•海福德博士(Dr. Jack Hayford)相信神必定复兴以色列一样。

先前,在开普敦举行的洛桑会议会前声明中特别表示,基督教锡安主义者必须修正立场。引起全世界神学论坛反对声浪四起,以致於洛桑会议必须发表另一声明,修正其言论。这个事件显示什麽含意?就是大教会的领袖所持的观点,与锡安主义者所倡议的立场,双方势均力敌。因此,即使我们是对的,仍然必须格外小心地处理这个议题,不致於落入分裂或敌对。保罗警告歌林多教会,切勿因结党分派而分裂,我们都属基督(林前1:12)。但问题是,他们的确彼此敌对分裂!

定义

基督教锡安主义相信迦南地因着神救赎的旨意,永远归犹太人所拥有。(创17:7-8)

这是神通过亚伯拉罕之约,亲自批准赐下的应许。圣经中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个应许已被废除或改变的观点。反而许多经文重申这个应许不能废去或改变(罗11:29;加3:17;希6:13-20)。这是无条件的永约,如果有任何条件,就是亚伯拉罕必须通过神的考验,献上以撒,而亚伯拉罕的确通过了考验(创22:15-19)。

亚伯拉罕之约的效力,彰显在犹太人回归到迦南地的历史,就是因着这个盟约,保障了犹太人以国家身分存在的合法性(耶31:35-37;诗105:7-12)。人类历史显示,世人讨厌这个想法,进而抵挡这个想法而造成犹太人的伤痛和羞辱。但耶稣说,在这万有完成神的心意以前,犹太民族/国家絶对不会消失(路21:32-33)。

亚伯拉罕之约的重要性,是神决定拯救世人所制定的救赎之约(加3:8)。耶稣与施洗约翰在世为人,都因着亚伯拉罕之约的应许(路1:54-55, 68-73),以及耶稣在十字架上一次完成救赎之工作成就的应许(加3:8-9;13-14, 18, 29)。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亚伯拉罕之约在以色列历史上已成就了许多次,并且带着双重的应许。也就是透过耶稣(那一个子孙,加3:15-18)所应许给全地全族的救赎恩典(加3:8),以及应许迦南地赐给以色列後裔永远为业的祝福(创17:7-8)。第一个耶稣的应许,在耶稣第一次降世的时候,已部分完成,等到祂的第二次降临,会完全成就(路1:31-33)。第二个应许已经完成两次,第一次在西元前537年,第二次在西元1948年(赛11:11;摩9:13-15;耶31:35-37)。

所谓的「完成神学」(或称为「取代论」或「取代神学」)只专注於亚伯拉罕之约的第一个应许,即耶稣第一次再来,然後就「关门」了,认为除此之外,任何亚伯之约进一步成就的应许,都是错误且无圣经根据的。为了支持此观点,完成神学论者甚至背离圣经,认为亚伯拉罕之约的应许已经改变或废除。

思考面向

犹太人把亚伯拉罕之约带到世上,有责任显出此约的明光!然而他们的悖逆并没有取消这个盟约,反而使他们失去享受这个约的权利。因此,他们的悖逆并没有取消他们的土地所有权,而是失去居住权,失去居住在迦南地的特权!这是妥拉所警戒,以及大小先知书中的再三教导的训诲。所以神总是警戒以色列人,同时鼓励他们遵行神的旨意,便得以复兴蒙福。(摩9:9-15)

所以,无论以何种方式,认定亚伯拉罕之约已经废除或改变,都不符合圣经真理。同样地,无视於犹太人的属灵光景,而一味地主张他们自古至今理当永远居住在迦南地,也不符合圣经的教导。

以色列这个国家仍不接受拿撒勒人耶稣,我们必须承认与她现今的挣扎息息相关(太23:37-39;路19:41-44)。耶稣是犹太人的弥赛亚,也是惟一的救赎之道。

以色列蒙神「拣选」的特别身分,不是具有种族的优越性。神爱世人(约3:16),以色列是神救赎世人的器皿,是神救赎旨意和结果的守护者(罗3:1-2, 9:1-5, 15:27;约4:22)。因此,以色列是蒙福的但并不完美,她犯罪当悔改但并不是被鬼附!当谈基督徒到以色列时,往往缺乏平衡,而选择极端或过於偏颇的说法。神正在观看(亚2:8),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蒙拣选成为神拯救世人特殊的使者角色,也正是反犹主义的起因!简单地说,以色列的存在,显示并挑战了魔鬼的存在(启12:1-4)。希特勒的毒气室以及对犹太人的最後解决方法,显示魔鬼仇恨犹太人的程度!全人类对於是否与魔鬼同谋屠杀犹太人,都必须在神面前交帐。

造成犹太人深受苦难的根源,即在於魔鬼要毁灭他们救赎器皿的角色。也就是说,黑暗权势相信通过毁灭以色列国,就可以挫败神救赎的旨意。然而,如同先前所提到的,以色列悖逆神,也成为她困苦的根源,且至今仍是如此!

以色列复国

现代以色列复国,是因着亚伯拉罕之约的缘故,是圣经中的神实现应许!(来6:13-20)犹太人现今移民回归以色列的应许,即便在不信者的心中并不认为如此,但却已显明在圣经中。圣经记载,通过冲突和挣扎的过程,会挪去以色列的不信(何5:15;结36:24-28;罗11:25-26)。值得注意的是,圣经中所有关於末世的主题,都会提到以色列在末後世代回到应许之地的经文(亚12-14;太24;可13;路21)。甚至提到犹太人的圣殿会在圣殿指定地重建。也就是说,无论世人多麽想毁灭圣殿,历史的终局是犹太人返回迦南地,尤其是耶路撒冷(路21:24)。也就是说,即然历史的终局是犹太人返回迦南地,尤其是耶路撒冷,那麽我们就要自问:「这是巧合吗?如果是,那麽圣经中的这位神为什麽要如此行?」(亚12:7-10)

这些末世经文的确把以色列的最後的复兴放在大动荡与全球冲突的景况中。她也无法幸免,圣经中的神会把以色列丶与她有关的人丶列国和教会,置於试炼中!(启3:10)就在这个时刻,公平和公义的议题才会显现。世人必须彼此恩待,接受神通过亚伯拉罕之约所要成就的旨意。

保罗一次又一次地表明,我们的神学必须实际切要。即使我们所提出的神学观点会遭到挑战,但神学探讨是好的,然若只停留在神学辩论,就没有果效而且是罪。有些人认为在神学辩论场上得胜,就是成就神的旨意。这简直是妄想!我们对世上贫穷丶心灵破碎丶弱势无声及软弱之人做了什麽呢?(加2:7-10)反省自躬,我们做了什麽来济贫扶弱?我从1980年代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的景况中,学习服事贫穷弱势,才是成就神的旨意。

或许您对於基督教锡安主义神学观点,有不同的意见,但是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使馆已经募集上百万的美金帮助以色列的犹太人丶阿拉伯人丶巴勒斯坦人丶德鲁斯人丶基督徒和非洲难民。因此,您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护卫自己的神学立场,但是如果您所护卫的神学立场,没有投注资源帮助贫穷,那麽我便怀疑您所投身护卫立场!(雅2:5, 14-20)

最後,仅分享以下令人兴奋的看法。针对以色列复国的观点,她重新聚集回到这块土地,令人思想神对世人特别救赎的盟约。以色列在现今世代尚未完全归回,是因为圣经预言如此。预言总是印证神的旨意,验证「盟约成就的时刻」。因此,我相信现今以色列的复国已证实圣经中的预言,也预示成就大卫之约的时刻就快来到。(亚14:16-21;赛11:4-9;启12:5;启22:16)

Malcolm Hedding

ICEJ前任主席

注:

加拉太书第3章不是通过任何方式另立新约或废止亚伯拉罕之约。保罗的观点是,神拯救世人的最初计画,是通过亚伯拉罕之约所建立只凭信心蒙拯救的根基,在弥赛亚尚未降世之前的400年间,这律法如同「训蒙的师傅」向世人显示自己的罪,引我们到基督那里去,使我们的得救是因着「信」并非靠着「行为」(加3:24)。亚伯拉罕之约的目的,总是引导我们来到「那位救赎的子孙」耶稣,因为惟有祂能够成就约中的应许,以及完成我们无法做到的一切。若非如此,那麽约中的一切就没有意义。神并未废除所赐给犹太人的应许,保罗也没有这麽说,反而在罗马书9-11章中重申了神不变的应许。

基督教锡安主义者若没有立稳神学根基,就会一味支持以色列的一切作为,进而形成两约神学(Dual Covenant)的教导,成为犹太主义者(Judaizers),而缺乏对该地区阿拉伯人的怜悯。

另外,基督教的取代神学主义者的神学若未扎根在真理上,就会倾向反犹主义,与神复兴以色列的旨意无分,甚至偏离圣经教导而支持毁灭以色列的邪恶主张。例如拿伊•阿提克(Naim Ateek)在他的着作 《正义,只要正义:一个巴勒斯坦解放的宗教学》(Justice and only Justice)第81页中,提到他所谓的「新的释经学」:「当读到难解的圣经经文时,必需自问:我所听到的与我所认识的基督相符合吗?与耶稣基督向我显明的神形象一致吗?如果符合,那麽所读的经文便有效且具权威性,若不符合,那麽,我就无法接受。」

这两派偏颇的观点,都有可能走向解放神学(Liberation Theology)的危险。

更多资讯:请参阅「復兴锡安」

华人事务部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