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Region:中國

反犹与回归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今年5月下旬的一个下午,一名青年男子出现在布鲁塞尔犹太博物馆,该区位於比利时首都市中心的一条宁静街道。他头戴棒球帽,胸前挂着'Go-Pro'照相机,从背袋中拿出点38左轮手枪与卡拉什尼科夫来福枪(Kalashnikov rifle),向博物馆大门扫射。几秒钟之内,他就击毙了一对以色列夫妇丶一位法国女士和一名博物馆工作人员,然後逃离现场。

一周之後,警方循线追踪到29岁的阿尔及利亚裔的法国罪犯尼幕歇(Mehdi Nemmouche),他在2012年从巴黎监狱中获释,而後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S, 前ISIS)武装民兵步队,最近返回法国,非常想要杀害犹太人。2年前他曾在图卢兹(Toulouse)开枪行凶,并且希望公开他行凶的「英勇」影片,激励徵召民众加入暴力行列。现在他回到布鲁塞尔等待审判,被视为第一个从欧洲去叙利亚并反回欧洲犯下谋杀罪行的圣战份子。

但是现在随着ISIS挺进伊拉克途中大行杀戮,欧洲领袖担心会出现更多像尼幕歇的人。例如英国官员担忧英国籍的穆斯林已选择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入ISIS的人数,是目前在英国军队中服役的穆斯林的2倍。

加上全欧洲出现激烈的反犹浪潮,使以色列警觉,必须制止过去几个月哈马斯从加沙走廊发射火箭炮的威胁,然而我们观察这些局势,存在着复杂的面向。

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最近公布一项研究显示,今年7月初以色列军方「保护边境」军事行动展开後,全世界反犹事件──特别是在欧洲,突然频繁重击,包括攻击犹太人的人身安全丶恐吓胁迫丶犹太会堂丶住家和企业遭毁损冲击丶公开仇犹言论丶宣称激起流血诽谤和纳粹暴行,以及反犹政治卡通等。

主要的反犹攻击事件发生在欧洲,但是其他地区如南非丶澳洲丶土耳其丶加拿大丶摩洛哥和几个拉丁美洲国家,也传出类似事件。

虽然许多涉入反犹行动的人表示,他们只是表达对以色列的愤怒,然而多数事件很快就发展成仇恨仇太人的情况。抗议者经常喊的口号是:「犹太人去死!」以及高举把锡安主义(即支持以色列建国)比喻为纳粹主义的标语。

在巴黎的数间犹太会堂,被许多暴民围困,在海牙和平宫(Peace Palace)附近,穆斯林群众不断示威抗议,针对ISIS高举的黑旗,并高喊犹太人要「记住开柏事件」(Khybar)──许多犹太人在「穆罕默德升天」的阿拉伯城镇被屠杀。

在法兰克福,一位拉比接到一通电话,威胁杀害30位该城市的犹太人。此外,卡萨布兰加(Casablanca)的一位拉比被攻击,鼻梁和肋骨断裂,以报复加沙军事行动。甚至远在澳洲,不良少年跳上一辆满载犹太学生的巴士,威胁伤害他们。

同时,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加入郝来坞影星的行列,指控以色列在加沙进行「种族屠杀」。

由於这些指责声浪,难怪近几个月移民回归以色列的犹太人大幅增加,从西欧回归者比去年增加162%,包括250%从法国回归的犹太人。事实上,相当於5,000名法国犹太人──犹太社群的1%,单单在今年回归以色列。这是前所未有的西方国家回归人数。

许多犹太人在反犹情势摧逼下回来,有些人是怀着在以色列有更好工作机会的期待而回归。犹太事务局主席夏兰斯基(Natan Sharansky)甚至宣称,以色列接受的犹太回归移民,比哈马斯今夏数个月所发射到以色列的飞弹数还多。

许多回归以色列的新移民,是从乌克兰所逃离,该国东部反俄罗斯分离主义者的内战激烈,使今年回归以色列的犹太人数加倍。

近几个月来,乌克兰冲突已演变成乌克兰军队与亲俄罗斯势力之间的残酷城市战争。整座城市唱空城计,数千名犹太人现在居住在乌克兰西部的难民营,而且决定不再回去,转而申请移民回归以色列。

然而在乌克兰东部,许多犹太年长者仍然被围困在家乡。许多城镇没水没电,火车也停驶,随处可听到枪炮及迫击炮的声音,敌对的另一方军队则广设路障,并且向通行者索贿才放行。

此外,救援团队也努力把流离失所或被围困隔离的犹太人带到安全之地。犹太事务局已请求ICEJ筹募基金,协助救援工作,以便带领更多犹太人回归以色列。

当以色列移民机关迅速办理移民作业之际,这些待回归的犹太人,仍需要被安置在安全的处所。ICEJ已捐献足够的基金,给数百名等待搭机回归以色列的犹太人。我们也委身协助仍受困在乌克兰东部的犹太人,提供他们最紧急的人道救援,盼望您的参与,能够实现这样的使命。

同时,接下来,ICEJ将赞助从北印度回归的玛拿西後裔班机,这也是一项大型人道救援工作,带领在异邦寄居2,700年的古代以色列支派,回到他们的列祖之地。

因此,我们鼓励您祷告是否有感动为ICEJ回归事工奉献。

ICEJ媒体部主任大卫·帕尔森着

华人事务部翻译

上网奉献

请注明:Aliyah(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