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Region:中國

耶稣与巴勒斯坦人

学习耶稣对待撒玛利亚人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数十年来,福音派基督徒坚定支持以色列,但是今天,西方许多年轻的基督徒却犹豫不前,不如其父母给予以色列无条件的支持。巴勒斯坦人受苦的经历,引动年轻世代的福音派基督侧隐之心,过于以色列所经历的历史挣扎与得胜。

年轻世代的基督徒主张为「受压制」的巴勒斯坦人主持社会正义,而不是从遵从圣经復兴以色列国的预言。许多年轻的基督徒支持巴勒斯坦,是因为感到他们是处于劣势的一方。无论如何,耶稣在福音书中,几乎没有谈到现今的状况。现今世代年轻的基督徒比起上一代,较少读旧约圣经,这会使人以为新约对此议题支字未提,进而造成他们对以巴冲突的观点,与上一代大不相同。今天,他们只会简单地问:「耶稣会怎麽做?」

也就是说,耶稣会根据神赐给希伯来列祖与先知的应许,确认以色列的国家呼召吗?祂会坚称以色列住在列祖之地的权利吗?或者,祂会视巴勒斯坦为软弱、受压制的少数族群而加以支持呢?

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有一个很重要的参考资讯,就是看看耶稣如何与当时以色列最主要的在地少数住民互动,即可得知。我们都明白,在耶稣时代的撒玛利亚人与今天的巴勒斯坦人,有相当类似的背景。那麽,谁是当时的撒玛利亚人?而耶稣又如何对待他们?

取代神选民的百姓

圣经第一次提到撒玛利亚人,是在列王记下17:22-41,提到他们的历史背景。经文叙述北国以色列的百姓「从本地被掳」(v.23),并且在公元前722年被亚述帝国赶散,亚述王撒珥根二世(Sargon II)遵循当时征服帝国的习俗,逐出以色列人,而以自己帝国的百姓取代战败国人民。因此,「亚述王从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迁移人来,安置在撒玛利亚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撒玛利亚,住在其中。 」(v.24)

这些新移民后来即称为「撒玛利亚人」,开始与遗留在当地的以色列馀民混居,并且很快地採行以色列百姓的信仰方式,他们除了敬拜自己的神和遵行他们自己的传统,同时也敬拜和「敬畏」以色列的神。

后来在公元前586-582年之间,南国犹大同样遭到巴比伦帝国逐出居住地。撒玛利亚人因此更加团结,而有机会在以色列地扩展,得到更多的居住空间。

抵挡以色列復国

大约70年之后,犹太人开始返回这块土地,在耶路撒冷城建立圣殿。然而撒玛利亚社群是最反对以色列重返故土的顽强敌人。他们在宗教和政治上极力反抗(拉4;尼4:1-3)。虽然如此,耶路撒冷和圣殿仍被重修建造,而且犹太人重新回到他们的应许家乡,因为耶和华与他们同在(该1:13)。

然而,撒玛利亚人持续反对犹太人回归列祖之地,并且发展自己敌挡犹太人的文化和国家认同。过去,他们甚至发展自创形式的「伪犹太教」, 排拒先知书和塔纳赫(Tanakh,译注:包括妥拉、先知书和文集〔 主要关于礼拜仪式、诗歌、文学、历史 〕),只接受摩西五经。因此,他们也拒绝接受弥赛亚是从大卫的子孙而出,也排拒復兴以色列国的观念。他们所期待的弥赛亚形像,是像「摩西一样的先知」,就像申命记中所预言的,他们所迎接的是道德灵命的復兴,而不是一个国家的恢復。

紧张的关係

当耶稣来到撒玛利亚人当中的时候,撒玛利亚人已经住在这块土地700多年了,并且发展了属于自己的历史论述,也视自己为真正的以色列和这块土地上合法的后裔,并且宣称自己是以法莲和玛拿西的子孙,认为耶路撒冷圣殿是叛教者的神殿,在其中敬拜者是亵渎神。在亚利山大大帝时期,撒玛利亚人在他们的圣山,即基利心山上──也就是圣经的「祝福山」另造神殿俯看示剑。

当时,犹太人不承认撒玛利亚与犹太人属于同族,因此不准撒玛利亚人进入耶路撒冷圣殿。然而,当耶稣还是儿童的时候,约在公元前6-9年,文献记载,撒玛利亚人在逾越节期间强行进入并圣殿,并丢尸骨企图污秽圣殿。的确,几世纪以来,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之间一直处于紧张和歧视的关係。在公元前200年的犹太文献中,称撒玛利亚人是「愚拙的人」。

因此,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彼此拒绝往来(约4:9)。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犹太人,在途中被骚扰(路9:51-55)。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Josephus)指出,在公元前52年,撒玛利亚人甚至屠杀了一群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犹太人。对于犹太人而言,「撒玛利亚人」的名称就变成咒诅的字眼(约8:48)。耶稣的门徒也不喜欢他们,甚至急于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路9:54)。

耶稣跨越隔阂

在这种複杂敌对的关係中,耶稣以一个展新的态度与撒玛利亚民众互动。福音书中令人惊讶地记载,耶稣竟然医治了他们(路17:16)。耶稣不但与撒玛利亚的个别民众互动,还造访其社区(约4)。耶稣很少像对这位在雅各井的撒玛利亚妇人,这麽深入地分享敬拜的信息、祂的弥赛亚身分,以及神的灵。这次互动的结果,使撒玛利亚的全村经历復兴,在约翰福音第4章中,耶稣也提到庄稼发白,可以收割的经文。(约4:35)

后来,圣经也记载「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路10:30-37)。当耶稣肯定撒玛利亚人以行动帮助需要的人,是真正的好邻舍时,当然,在犹太人听起来感觉有点被冒犯。

所以,当时耶稣没有让自己陷入负面的刻版印象。当祂的门徒想要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撒玛利亚村庄,好让他们的主人经过时,耶稣责备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说着就往别的村庄去了。」(路9:55-56)

所以,耶稣并没有把撒玛利亚人视为仇敌,反倒以热切的爱造访他们、医治他们、服事他们,使用他们向犹太人作为典范,甚至赐给他们异象,参与收割庄稼的使命。

耶稣和撒玛利亚人的故事

耶稣没有按照过往的历史对待撒玛利亚人,反而显出格外恩慈的态度。当耶稣医治好十个长大麻疯的人,只有一个人回来感谢耶稣,就是撒玛利亚人。耶稣回答说:「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吗?」(路17:18)

耶稣动了慈心医好了这个撒玛利亚人,然而耶稣仍然视他为「外族人」。「外族人」的希腊文是”allogenes”,在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中是指寄居在这块土地的「外地人」(stranger),拥有许多权利甚至特权,但是仍然被排除在神与以色列所立的盟约应许和权利之外。在圣殿周围的院宇,只允许犹太人进前来,而不容许”allogenes”-外族人接近,也使用了同样的希腊文。

因此,耶稣虽然造访撒玛利亚人,但仍在外族人与犹太人之间,坚守明确的身分认同。祂曾经指教门徒「…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太10:5-6)

然而,当耶稣在井边服事撒玛利亚妇人时,她带着自己族人的论述与耶稣对话:「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约4:20)

也就是说,这位妇人想知道哪种说法是正确的。耶稣回答:「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 」(约4:21-23)

耶稣预告,救恩历史新时代就快来到,敬拜的地点变成次要的议题,每个信徒会成为圣灵的殿。然而,耶稣并没有作出结论说犹太传统并不重要,反而郑重挑战这位妇人的撒玛利亚信仰系统:「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另一方面,耶稣以福音书中少见的方式,表达祂认同犹太传统:「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

此外,耶稣强调另一个类似撒玛利亚妇人例子,就是祂医治大痲疯病人时也说,这些人是不在神与以色列盟约之内的「外族人」,他们能够与神的家有份的惟一方式,是透过神赐给犹太全族的圣约与启示。

值得注意的是,耶稣并没有说必须变成犹太人才能得到救恩,反而告诉这位撒玛利亚妇人,应该思考自己对犹太人的神学观和个人的态度。几十年后,使徒保罗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犹太人有什麽长处?割礼有什麽益处呢? 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神的圣言交託他们。 」(罗3:1-2;9:4-5)。

由此可见,耶稣向撒玛利亚妇人重申以色列古时的亚伯拉罕呼召,透过亚伯拉罕的后裔,「世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12:3)。 即使他们拒绝耶稣是他们的弥赛亚(罗11:28),但神与亚伯拉罕肉身后的裔盟约关係,从古至今一直存在。

现今的撒玛利亚人

现今在以色列,仍然有一个撒玛利亚小社区,人数不到一千人,且大多居住在基利心山,邻近现在的那不勒斯城(Nablus)。然而,他们因为人数稀少而无法在当前局势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对照耶稣时代,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的互动,如今比较类似的写照反而是犹太人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关係。

主后70年,犹太人被罗马提多将军(Titus)驱逐出以色列地。主后120年,罗马哈德良(Hadrian)皇帝时期,其他族群移居到以色列地。每一位后继的征服者掌控这个世界交通要道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种族带进来溷居。无论罗马人、拜占庭人、入侵的阿拉伯穆斯林、十字军、马穆鲁克(Mameluks,中世纪埃及的奴隶骑兵),或者鄂图曼土耳其人。结果在以色列的在地原住民,溷合了许多不同的种族背景。今天,有些巴勒斯坦基督徒宣称是以色列第一个弥赛亚犹太社群的后裔,但在如此溷乱多变的区域历史鸿流中,实在很难证明。

学者也以文献证明,1800年间,当犹太人开始返回并开垦以色列地的时候,许多周边国家的阿拉伯人,也因着锡安主义运动(译注:即以色列建国运动)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前来找工作。

这些来以色列找工作的人,即今日自称的巴勒斯坦人。大多数的巴勒斯坦人是穆斯林,不但拒绝圣经的教导,同时坚持犹太人在以色列地无权无份,也无历史渊源。他们藉由乌玛(ummah,即穆斯林信徒肢体)的支持,竭力抵挡以色列在这块土地上復国,如同尼希米和以斯拉时代的撒玛利亚人所做的一样。

另一方面,有一小群巴勒斯坦基督徒社群,在信仰基督和圣经上,与我们有许多共同之处,然而,他们已经发展出一套历史和神学的扭曲观点。许多巴勒斯坦基督徒从政治和神学的角度,争论以色列復国的事实,他们自创国家版本的取代神学,不但声称教会已经取代了耶稣的犹太人身分,而且耶稣变成了巴勒斯坦人──圣地真正的治理者。而神给以色列的应许已不復存在,因为耶稣已完成了应许,或是如今应许已赐给巴勒斯坦人民。

如同圣经记载撒玛利亚人与犹太人互不往来,如今,这种紧张的关係在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之间,比尼希米、以斯拉和耶稣时代更加血腥。

现今的呼召

耶稣接触撒玛利亚人的特别方式,能够帮助我们面对今日以巴冲突的挑战。虽然当时多数的犹太人不接受撒玛利亚人,但耶稣仍然向撒玛利亚人施慈爱。 因着耶稣的事奉,除了犹太人之外,撒玛利亚人在当时成为唯一有幸经历弥赛亚亲自造访的族群。在耶稣復活之后指示门徒,要把撒玛利亚人视为首批接受福音的外邦人。腓利、彼得和约翰遵行吩咐,进而在撒玛利亚人当中带来大有能力的復兴。

同样地,今日教会也蒙召向巴勒斯坦人施恩慈,特别是当中的基督徒。他们经常感到被全球许多福音信徒遗忘,基督徒表达对以色列的支持,却常常乎略了在这块土地上的阿拉伯弟兄姐妹。

然而,我们也从耶稣的态度得知,儘管撒玛利亚人已经住在以色列地数百年之久,耶稣仍然视他们为「外族人」,即使这个称呼一定会冒犯他们。耶稣并没有否认撒玛利亚人居住在以色列地的权利,却重申以色列是神赐独特盟约应许的对象,包括土地的应许。

保罗指出,耶稣「是为神真理作了受割礼人的执事,要证实所应许列祖的话。」(罗15:8)祂奉神差遣「记念他的圣约─就是他对我们祖宗亚伯拉罕所起的誓。」(路1:72)

所以,当耶稣基督还在地上事奉的时候,为我们立下了典范,指教我们如何对待巴勒斯坦人──尤其是巴勒斯坦基督徒──祂从未妥协于犹太百姓的属天呼召。

今天,在两造之间持守平衡的态度和行动,是一大挑战,因为实际的状况比目前媒体的报导更为严峻複杂。要巴勒斯坦基督徒像全世界其他的基督徒一样,看着以色列士兵的双眼,称他们「因着祖宗是蒙神所爱的」,实在非常困难。许巴勒斯坦基督徒质疑犹太人得地为业的圣经应许,甚至公开支持以色列的强敌,在此情况下,要许多弥赛亚信徒(译注:即信耶稣的犹太人)接受这样的巴勒斯坦基督徒为主内的弟兄姐妹,也同样困难。

然而,列国的教会蒙召为两造祷告并施恩慈。我们蒙召持守神对以色列的应许,并且支持以色列于二千年后的现今世代重返他们的列祖之地,同时反对其四围仇敌毁灭她。此外,我们也蒙召服事境内的主内阿拉伯弟兄姐妹,他们身陷两难,长期居住在穆斯林族人当中,却必须面对穆斯林敌视以色列的实际情况。

这意味着,我们蒙召在不妥协于真理的情况下,做和平的使者。愿主帮助我们达成这个宝贵的目标。

 

优根布勒Dr. Jürgen Bühler

ICEJ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使館主席

華人事務部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