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Region:中國

逃离纳粹

柯玛的真实故事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ICEJ 2013年举行的「大屠杀幸存者」选美比赛,得到后冠的柯玛女士(Shoshana Kolmer),是居住在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使馆(ICEJ)所赞助的大屠杀幸存者海法之家。94岁高龄的她,风采依旧,却鲜少人知道她有一个勇敢逃离纳粹的故事。

柯玛1919年出生在捷克,当1939年二战爆发时,她被送到集中营,最后被带到奥斯维辛死亡集中营(Auschwitz death camp),在她的手臂上,仍然留有80277的刺青号码,以及一个三角型的记号,标示著她是犹太人。

「我23岁进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她说:「我必须在弹药工厂工作,我们到达时,艾希曼(Eichmann,译注:德国纳綷高级军官,犹太大屠杀「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人)和门格勒(Mengele,译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医师,负责裁决将囚犯送到毒气室杀死,或者成为强制劳工,并且对集中营里的人进行残酷的人体实验)也刚到…他们拿走了所有的东西,我只有睡衣可穿。」

「当我们到达死亡集中营时,门格勒开始选人,决定我们往右走,或往左走,也就是去死,或是去做苦工,他们也选了一些女孩给德国士兵。当时,我得了斑疹伤寒和肺炎,但是仍然必须工作,因为我害怕去看医生,我知道他会送我进火葬场。」

「我在集中营中历尽艰辛,」柯玛说:「然而,因为我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给德国军官听,所以得到更多的食物,也因此,我存活了下来。」

1945年初,二战快结束之前,被囚的犹太人拖著步伐死亡行军(death march)到另一个集中营,德国士兵严格监控十万个从奥斯维辛集中营离开的犹太人,当时的气温是零下19度C,天寒地冻,柯玛没有食物可吃,走了四天,只能以雪霜充饥,沿途充满了死尸。

柯玛回忆说:「我没有炭火可以取暖,只有一件毛毯可以裹身。死亡行军实在很可怕,我一生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死人。」

柯玛和一个姐姐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1946年,她们一起回归移民到以色列。柯玛目前有两个孩子和三个孙儿女。

2006年,在以色列与黎巴嫩第二次战役中,黎巴嫩的火箭砲射中她的家,因此家园全毁。当时,她站在楼梯间读圣经中的诗篇,虽然逃过一劫,但后续生活面临严峻考验。

柯玛坚称:「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当时我正读到我必活着。」尽管历尽沧桑,柯玛还是充满喜乐欢笑。

「如今94岁的我,现在住在一个美好的地方,」她肯定地说:「我要感谢ICEJ的奉献和帮助,使我们这些大屠杀幸存者得以过着舒适尊严的生活。」

虽然柯玛已经九十多岁,但仍然必须照顾她65岁、聋哑并患有智能障碍的儿子,她深知自己没有办法再照顾自己和儿子,所以试着寻求养老院的帮助,可以同时照顾自己和儿子,但却不断遭到拒绝。后来,他们找到ICEJ的海法之家,才受到欢迎进住。

「我很高兴,因为您们的帮助,」她说:「我永远不会忘记您们!」

上网奉献

请注明:Haifa Home(海法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