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Region:中國

2014中东局势转变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当我们进入2014年之际,以色列正经历巨大的区域转变。「阿拉伯之春」的历史变革事件结果未明,以色列还必须面对新一轮的以巴和谈,前提角力的焦点在于巴勒斯坦不承认以色列国家地位的合法性。此外,还包括东北方邻国叙利亚的残酷流血内战,以及埃及不断上演的暴动。美国也正在改变介入中东的态度,使传统的盟友以色列和沙乌地阿拉伯感到挫折。但最令人忧心的议题,是不断增加的伊朗核武威胁。

然而一些以色列分析家说,以色列的情况比预期好。以色前军事情报局长阿摩斯‧雅德林(Amos Yadlin)乐观地表示,以色列在混乱的中东,是稳定的强国,她最激进的敌国叙利亚,正因内战瘫痪;埃及的新军事领导者,比穆斯林弟兄会友好。雅德林强调,以色列的天然气和页岩油资源,很快就会自给自足。

然而,雅德林最担心的,是伊朗发展核武所带来的威胁。伦敦一个重要的国安智库提出警告,伊朗已具有突破性的能力,足以在一个月内製造核子弹头。

所以,以色列总理纳坦雅胡对伊朗发展核武警觉不安,係其来有自。去年十一月美国国务卿凯瑞与纳坦雅胡一同露面时,纳坦雅胡公开严词批评,西方国家对伊核所提出的协议,是「极差的政策」,遭到以色列完全拒絶。

以色列是否应该担忧目前西方国家与伊朗达成的协议?伊朗真的对以色列产生实质存在的威胁吗?提到区域挑战的议题时,以色列就无法幸免?这都是以色列进入新的一年面临的主要问题。

与伊朗恢復关係

新任伊朗总统鲁哈尼,去年(2013)在联合国採取「讨好对手」的外交手段,改变了西方列强长期对伊朗核武冷淡的情势,而决定与伊朗达成过渡协议,承诺有限度地解除对伊制裁,以换取伊朗在六个月内,暂时停止提炼浓缩铀。在这六个月期间,持续进行谈判,以达成永久性的协议,解决伊朗对核子野心的棘手争议。

当欧巴马政府庆贺与伊朗达成协议,以使世界更安全之际,纳坦雅胡却称此协议为「历史性的错误」,把世界推向「更危险的地步」,指责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同意伊朗有权提炼浓缩铀,同时还解除了国际社会多年施压所建立的制裁机制,只为了换取伊朗表面的让步,以为伊朗会在几週之内就改变态度。

以色列官员同时宣称,此项协议破坏联合国六项安理会决议,原本明定要求伊朗完全卸除提炼浓缩铀的设施。此外,以国官员还强调,伊朗已经投资2000亿美元在核子发展上,但却仍未见到任何和平互惠的影响──甚至连电力供应也没半撇。

许多美国国会议员也对伊朗可能随时轻易改变作法而感忧心,而且要再恢復对伊朗的制裁,恐怕费时旷日,惟施加经济压力,才能迫使伊朗重返谈判桌。

最后,伊核日内瓦协议显示,美国总统欧巴马目前对于与伊朗恢復关係的兴趣,大于只要求伊朗停产核武。事实上,美国放下1979年美国驻伊朗大使馆危机的教训,目前已经打开外交新页,包括欧巴马于去年9月与鲁哈尼展开个人接触。

美国政策转变

近来,欧巴马政府对中东局势採取的行动,对整个中东地区造成不小的冲击。首先,白宫停止经援埃及数亿美元,以抗议军政府于去年6月推翻穆斯林弟兄会。此举不仅使开罗当局感到苦恼,也使以色列感到不安,因为1979年以埃签订和平条约之后,美国外交援助一直是双方和平的关键。

同时,针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以化学武器攻击自己的百姓,欧巴马也迟迟不敢作出强硬回应,美国的退缩不前,确保了阿萨德政权持续到如今。美国对中东情势的种种回应,使沙乌地阿拉伯倍感忧心失望,并拒絶参加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以抗议白宫对中东採取的新政策。

美国讨好伊朗,显示其逐渐向什叶派靠拢,而把阿拉伯世界佔大多数的逊尼派摆一边。在阿拉伯之春觉醒之际,美国的行径使逊尼派与什叶派长久以来的嫌隙再度加深,尤其是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叙利亚内战2年以来,死亡人数已高达13万,600-80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

回顾阿拉伯之春

今年1月,横跨整个中东的阿拉伯之春政治起义届满三週年。动乱中,独裁者下台,暴力与内战使国家遭受蹂躏劫掠,然而36个月过后,仍很难评估这些历史动盪所带来的实际影响和方向。

阿拉伯之春首先产生的希望,是阿拉伯国家最终会施行民主自由,但是易变的中东使这种乐观主义很快就因为严酷的现实而触礁。不过,清楚的趋势显示,这个非常时刻,阿拉伯国家容许人民自由选举,在激进的穆斯林社会中,人民得以自由投票,的确是屈服在民主权利压力下的反应。

学者指出,伊斯兰教和民主制度的主张概念无法相容,似乎无庸置疑,因为伊斯兰教採取政教合一,需要完全服从伊斯兰教法。

同时,国际社会在今年初召开和平会议,致力结束叙利亚残酷的内战,却踢到铁板。主要的症结点在于,反抗军要求独裁的阿萨德总统在成立过渡新政府之前,必须先下台。

凯瑞的要求

另一项中东和平协调未果的,是以巴和谈新方案。美国国务卿凯瑞去年往返中东十次,寻求历史和平共识,然而最后未达成协议,因为对于核心议题的鸿沟太大。例如,巴勒斯坦坚决反对以色列要求在约旦河谷继续驻军;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仍无情地煽动反犹情绪,认为巴方还没有意愿达成和平协议。此外,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无法有效领导迦萨走廊,自然无法代表其达成以巴和谈协议。

所以凯瑞现在宣称,以巴和谈採取「架构」协议的方式,使双方未来和谈朝全面解决100年来的冲突进行。

届时,难以预料在整个中东,是否会出现新的转变和动盪,拦阻和平进程。

媒体部主任David Parsons

华人事务部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