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Region:中國

一家自相纷争

伊斯兰巨人倒塌的先兆

Printer-friendly versionSend by email
一家自相纷争

近来加沙冲突所揭露的真相,并不是哈马斯挖掘地道通往以色列,也不是哈马斯把自己的百姓当作人肉盾牌牺牲,而是今日阿拉伯世界正处於极深的分裂鸿沟,这显示了在这个地区的重要转变。

以色列的新盟友

直到最近加沙冲突以前,阿拉伯世界呈现出合一联盟的景象,特别是在痛批以色列造成巴勒斯坦人受苦,甚至谴责以色列造成阿拉伯世界整体悲情的时候。

然而,这片合一景象正在迅速崩解。中东地区的政权,像土耳其丶卡塔尔(Qatar)和苏丹等国,继续痛击以色列,但是像沙特阿拉伯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以及特别像埃及,已展现与以色列新的合作氛围。

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阿拉伯裔记者卡利德•阿布•托麦(Khaled Abu Toameh)指出,许多阿拉伯媒体的报导,其实是主张支持以色列打击哈马斯的军事行动。埃及外长索基里(Sami Shukri)不讳言地指责哈马斯拒絶开罗最初的停火协调,徒增无辜伤亡的民众。埃及知名的评论家也同意,哈马斯当为巴勒斯坦死伤民众负责。

也有其他的报导指出,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炮,是愚蠢的行为,并且批评哈马斯领导阶层住在卡达首都多哈的高级饭店,自己的百姓却身陷苦难中。另一名评论家山米(Azza Sami)在埃及媒体金字塔报(Al-Ahram)中写道:「感谢纳坦雅胡,愿阿拉赐给我们更多像您一样的人,毁灭哈马斯。」

在伊斯兰教派的两大阵营──逊尼和什叶派之间,的确一直存在着历史上的分裂,但是他们共同仇恨以色列,却造成两造的合一。然而,今天,以色列官员很惊讶地看见,各个阿拉伯国家,因着一致对抗极端伊斯兰主义──无论逊尼派或什叶派,而重新与以色列结盟。

一位资深的以色列官员最近告诉我:「谁会想到,在我们苦於对抗哈马斯的时候,沙特阿拉伯和埃及会与我们结盟?」

阿拉伯之春再度发威

这一结盟趋势,也可以从另一个面向观察。叙利亚与伊拉克因为反叛团体与政府对抗,或彼此械斗,而显出四分五裂的情势。其中最邪恶的势力,要算是伊斯兰国(IS,前身ISIS),不但屠杀无数的基督徒,也杀害与他们不同意识型态的穆斯林。

从许多方面可以看见,中东经历主要的政局变革,是由於2010年突尼斯阿拉伯之春所点燃引动。然而,原本盼望「春天」快速来临,却因为埃及投票选出激进的穆斯林兄弟会,而变成「阿拉伯寒冬」。两年之後,大约有1,500万民众(有些数据宣称3,000万)聚集在开罗街道以及埃及其他城市,要求结束穆斯林兄弟会的统治。这被视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政治抗议行动。

(译注:「阿拉伯之春」,又称「阿拉伯的觉醒」丶「阿拉伯起义」,是指自2010年年底在北非和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它地区的一些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主题的社会运动,这些运动多采取公开示威游行和网络串连的方式,其影响之深丶范围之广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从2011年初开始至今尚未完全结束。)

这一大规模的抗议行动,不但使埃及政府转为更温和中立,也在整个阿拉伯世界起了连带的影响。就在几个星期之前,一位知名的沙特阿拉伯评论家发表文章表示,这些埃及抗议民众,拒絶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这不但是埃及的声音,「也代表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声浪」。

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兴起,以及ISIS在叙利亚与伊拉克的残暴行径,已经呈现出超过911事件或其他海外穆斯林恐怖份子的暴力行为,导致阿拉伯国家一致反对极端穆斯林。

在曼哈顿丶马德里和伦敦一连串的大型攻击事件之後,多数的阿拉伯人对於这些反对堕落西方的暴行,沈默不语。但是穆斯林兄弟会政权丶ISIS和基地组织等,使今天愈来愈多的穆斯林了解,伊斯兰极端主义,并不能提供阿拉伯世界任何盼望。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最近观察,阿拉伯世界正在震动其「长期所否认的情况」,宗教学者和一般百姓不禁产生疑问:「我们到底怎麽了?」

事实上,阿拉伯国家是今日全球最底度开发的国家。联合国连续四份针对阿拉伯国家的报告指出,这些国家的人民有最高的文盲比率,并且极度缺乏普世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数十年来,阿拉伯国家的石油财富,并没有运用在教育丶科学或研究发展,而是创造出依赖西方进口的消费社会。


新兴社群媒体下的阿拉伯青年世代

此外,现今的青年世代,在阿拉伯事务上有着重大的影响力。柯尔(Juan Cole)在他的新着作「新阿拉伯人」(The New Arabs)指出,这些青年跟他们的父母比起来,有更多的管道接触资讯。推特(Twitter)丶脸书(Facebook)和Instagram,被用来召募ISIS的圣战新成员的同时,也前所未有地为阿拉伯青年世代开了另一扇窗,进入自由的世界。4年前,这些社群媒体成为点燃阿拉伯之春的一臂之力,之後,却也使埃及的穆斯林弟兄会下台。

甚至加沙青年的声音,也可以通过社群媒体传递:「我们的街道上有太多留着大胡子的人,强迫灌输我们如何思考和如何穿着。」


最後的巨人即将倒下

同时,统治中东1,300年的伊斯兰教,首次出现大批人归向基督的光景。当ISIS扩张其恐怖势力的时候,阿拉伯的牧者传出教会空前增长,尽管遭受严厉的逼迫,基督徒却大批归主。阿拉伯之春发生前十几年,「普世宣教机构」(Operation World)已经报导,几乎全中东的穆斯林国家的教会,都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成长,这个趋势只会持续增加。

犹记得1980年代,全球的基督徒领袖,像罗伦·康宁汉(Loren Cunningham)和大卫鲍森(David Pawson)前往德国,预言东德共产主义即将倒台,德国会重新统一。有些德国牧者讥笑他们,因为当时正处於冷战高峰期。但是,1989年,一切都变了;共产主义倒台,德国很快就统一了。

我也想起这次会议的另一个信息:「在共产主义倒台後,最後一个会倒塌的巨人,就是伊斯兰教。」我个人相信,现今,正是我们看见伊斯兰教的坚固营垒逐渐坠落的时候,它禁锢人们不得自由选择信仰。或许这不是指伊斯兰教就此终结,但是会释放大批百姓从长期邪恶的挟制中得自由。共产主义在1989年後并没有消失,但是却消除了它对人们邪恶极权的掌控。

数世纪坚不可摧的地区,逐渐演变成分裂之家。耶稣说:「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场;一城一家自相纷争,必站立不住。」(太12:25)

共产主义奴役东欧不过70年之久,伊斯兰挟制中东却超过了13个世纪。因此,这个地区的转变,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及更激烈的方式。

然而,伊斯兰的衰落,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基督徒已经为10/40度窗(图左)的未得之民,祷告了数十年。我们要记得,我们所事奉的,是垂听祷告的神。因此,让我们继续为以色列祷告,同时明白神也爱阿拉伯人,并且要我们也为他们代求。祂要阿拉伯人得救!

阿拉伯人的先祖,要追溯到以实马利,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以及以撒同父异母的兄弟。当神清楚明白地与以撒的子孙立约的时候,亚伯拉罕也祁求神:「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创17:18)神回答:

神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作他後裔永远的约。至於以实玛利,我也应允你: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创17:19-20)

此时离神祝福以实玛利的时刻是如此空前地迫近。

几年前,拉比班尼·伊隆(Benny Elon)强烈地挑战我:「优根,请告诉教会,差派更多的宣教士到穆斯林世界。」

我问他为什麽,因为通常拉比不太喜欢宣教士,他回答:「如果阿拉伯人相信基督徒的信仰,那麽中东就会有和平。」

 

愿中东和平之日快点到来!

                                                                                                               华人事务部翻译